• SNOOPY台灣逍遙遊 開賣!

    ScreenSnap_0178 (2007-01-28)

    當在報上看這個消息的時候,實在是太高興了!如果沒錯的話,這是台灣便利商店第一次推出SNOOPY的促銷活動,終於,暨MSN磁鐵、小丸子磁鐵、彎彎磁鐵、多拉A夢、北海道Husky公仔之後……總算輪到SNOOPY了,身為史努比迷一枚,這怎麼能夠不讓人興奮!

    雖然台灣麥當勞一直都有出史努比的玩具系列,不過在台灣本地,老實說,史努比的人氣不算是最火紅的,當看到民生西路、萬年裡的史努比專賣店也順應潮勢,不得不「順便」賣其他諸如多拉A夢、HelloKitty的東西時,心中是有點難過的,雖然說都是可愛沒錯,但是如果喜歡SNOOPY的人夠多的話,其實是可以只靠SNOOPY就撐起半邊天的,像是Kitty的專賣店就一直都有啊(她是本地SNOOPY最大的對手,唉~無嘴貓和變化多端的SNOOPY,怎麼能比啊~)。

    Continue reading  Post ID 50


  • 《革命前夕的摩托車之旅》暨空想旅行發刊詞

    《革命前夕的摩托車之旅》書影

     

    距離在去年將改編這部原著的電影看完之後,才想到剛開始碰到這本書的時候,一晃眼已是六、七年過去了,其實在這段日子裡,生活也是平淡的過(甚至比高中更無趣),然而不知不覺,才發現到自己已經和當時讀到這本書的那個高中生的我距離遙遠了,儘管如此,對於這個世界,我還是有太多東西要探索,就像當年想跟格瓦拉一樣盡情的探索這世界一樣。在後來讀到的書籍中,那些抽象的概念真的可以解釋一些世界的片段,不過,我認為還是要切實的雙腳踏在庶民生活上的土地上去感受才是真確的,而這是我還需修習的學分。(不過也是那些不知不覺累積的抽象概念讓我無意間遠颺高中時代的我)

    那個時候,格瓦拉的肖像符號並不像今日那樣流行,在今日,不管是在校園、或者是在街頭上,你都可以看到穿戴著格瓦拉衣飾的年輕人。(香港立法局的議員「長毛」陳國雄則是永遠穿著頭像的服飾,彷彿是宣示他永恆的信仰的姿態)在各大商場,又或是夜市,那幅格瓦拉肖像的衣飾幾乎是隨處可見,我曾在西門町看到它的行蹤、士林夜市也看過,至於比較驚訝的是在台北的衛星都市,三重的夜市看到一條格瓦拉肖像的大布巾。

     

    對於我來說,這本格瓦拉的《革命前夕的摩托車之旅》有很大的影響力,甚或說,這是我第一本讀到具有旅記意義的書也不為過。作者自言「漫遊南美洲對我所超過的改變,遠超過我所能預見。」(p.20)而我隨著格瓦拉的敘述,在想像中跟隨著他的腳步,在閱畢全書之後,體會到的是「現在的我,已不是過去那個我了 (p.20)。

    格瓦拉的旅記和以往讀過的旅記都不一樣,以往讀過的雖然有對風景優美的描寫,不過也正如格瓦拉所說的:「只看到一個風景區的表象,而沒有深入到它精神的背後,久了就會讓人生厭。」(p.48)這本旅記對我來說難能可貴的是,它不僅是一本趣味盎然的旅記(我要說,還沒接觸到本書的讀者們,有的時候你真的會為格瓦拉幽默詼諧的文筆而逗笑),此外也是一本詳實的田野筆記和政治觀察。


  • 「此生故彼生,此滅故彼滅」

    那天在MSN上,之前的白雪同事告訴我要聚會的消息,我想時間上也是了,因為今年有兩位小朋友剛考完,也許他們要遠離台北外地讀書也不一定,也該辦個惜別會才是。終於到了約定的這一天了,小男生竟然還騙我說已經等了一個半小時,這種鬼話只有不經世事的傻瓜相信,現在手機那麼方便,「等待」已經成為字典內如同博物館似的字彙,「曾經」它是個動詞,不過白雪那個兩點多的留言,我能看到還真是奇蹟,馬的,如果我沒看到的話,我還真的要傻傻的提前在那邊等。

    我已經好久沒有和這群人相聚了,匆匆已是半年之久了,其實聚在一起當時那種和樂的感覺瞬時又回魂到身上,對於我這樣孤獨的人,這是我少數感到一個團體那種溫暖的感覺是什麼東西的經驗,當初真的好捨不得分離,都習慣那樣的生活了,可是「諸行無常」,那天來的有些突然,我知道會有一天大家各奔東西,但是沒想到會這麼快,以為會是四、五月或六、七月的事,沒想到才二月,這一天就到來了,那時我才後悔有好多時間沒有和大家在一起,我的時段本來就碰不太到人,而我休假的時候也都沒有過去,其實有好幾次,人只是在附近而已。

    終於今天又聚在一起了,不過會後我竟有些失落,其實今天的聚會蠻失焦的,也許是因為以前大家聊的都是工作場合的事情,但是現在已經沒有這樣的一個地方了,那有些話真的不知從何說起,在大夥分手後,我有一個深刻的體認:「此生故彼生,此滅故彼滅」。

    Continue reading  Post ID 50


  • [PTT]感覺劍也該有前傳

    作者 beagle2001 (beagle) 看板 Odoko-juku
    標題 [問題] 感覺劍也該有前傳
    時間 Fri May 19 18:08:08 2006
    ───────────────────────────────────────

    看男塾 除了塾長一向很神之外
    另一個讓我覺得神的就是主角劍了
    身為一號生筆頭 戰無不勝 攻無不客
    掌握男塾十多年秩序的男塾帝王邪鬼
    在他來了之後 時代就告終了

    劍是帶藝入塾的
    在進去塾內之前就不知道在哪些地方學藝過了
    只有在和敵人對戰的時侯 才會交代他曾經在哪裡修習過
    他的來歷是什麼呢?
    不只對手有這樣的疑問 戰友有時也會問這個問題
    總之 對我來說
    他是男塾永遠的謎

    民明丸的民明書房能告訴我嗎?


  • 好炫的功夫——當金髮蠢洋妞都開始學人家拿武士刀砍人的時候

    首先先祝GOGO生日快樂!

    電視上播放著周星馳的「功夫」,不過我沒有什麼精神全力關注的觀賞,我只是打開著聽,偶而不時抬起頭看看現在播到哪裡了。我想起那時到戲院看的情景(高達似乎曾經說過類似的話),在受到各大傳播媒體席天而來的宣傳攻勢,怎麼樣都不能不受到注目。

    不過到戲院看的時候,我卻失落了,當然,那個開場還是磅礡十足,斧頭幫老大在燒殺擄虐之餘cross cutting的斧頭舞,讓人很難不聯想到的是「教父」,而誠意十足的請出前輩功夫明星來助拳演出,以及種種承自功夫電影的圖像結構,「功夫」做為一部向功夫致敬之作,誠意不能受質疑。

    然而,我卻是失望了,也許是因為前作「少林足球」的大成功,這次星爺玩起電腦特校可說是得心應手,在一個程度上,可能已是走火入魔了;也許是因為拿了荷里活的$$,在作品的完整性必須有所妥協,所以那一個告訴我由一隊落拓師兄弟拼湊的雜牌隊伍能夠打倒大企業旗下的菁英隊伍;而那個從市井巷尾的小吃能夠打敗大飯店的精美料理,那樣的星爺在這部電影裡全部都不見了。

    Continue reading  Post ID 50


  • 阿拉蕾與江田島平八之間

    前幾天和友人聊到東森幼幼的Arale(又多一個看幼幼台的理由了)
    Arale就是機器娃娃丁小雨啦
    (連麥叔叔都比較熟悉這個名字 現在都在推正名運動了)
    (麥叔叔說電影范赫辛和Arale住的村莊一模一樣 這是真的)
    突然覺得Arale和塾長很像

    可以說是不負責任的破壞狂
    記得男塾的行軍 走到哪房子就倒到哪(塾長有特別關係 搞不到他)
    還有有次出征 塾長開禮炮歡送
    卻開到實彈(民房被炸) 教官說你還說是空包彈呢
    塾長的回應一如往常:「我是……」
    因為印象中Arale也幹過相似的事情
    覺得蠻像的呢
    如果會畫畫的話 一定要好好kuso一下
    塾長不會玩便便就是了(不就kuso的好題材嗎?


  • 「花與愛麗絲」 女主角蒼井優來台記者會

    2005-4-25 (139)

    一個多月前的事了 too late!

     

    整個四月,還真只有這一天去拍了些東西,像透了口氣。今天休假了,還是昨天,我不知道。打工的工作讓我累的除了打工,就是仆床。艾略特說四月是最殘忍的一個月份,我想真的是如此啊~~這一天當追星族,去拍蒼井優,透口氣真好

    Continue reading  Post ID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