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自戀跟精神變態傾向的人更可能支持左翼觀點

 

「研究人員補充說”處於政治光譜左側的一些社運活動家, 實際上並不是真的為了社會正義或幫助弱勢群體, 而是滿足他們以自我為中心的自戀傾向, 或甚至是反社會人格或發洩其暴力傾向”」

好像解釋了一些疑惑,雖然三十歲以後我就不看那些東西了

太陽花十周年,特別有感觸

像是當年引領風騷的小熊為廷,沒想到那時候就是他人生的頂點了,陳為廷因為日後爆出各種性騷爭議,最後消失無蹤
很難解釋一方面是為弱勢發聲,一方面卻又欺凌弱勢的女性;後來也看到工運界各種醜聞,工運界的一些人…好像搞工運的理由是可以招募一個後宮

他們洗腦的反社會規範其實只是要解放個人性慾,他們自然無法跟男性歌手偶像一樣的性魅力匹敵的,「工運」成為了他們張幟一個羅網的舞台

「政治左派的威權主義指標, 包括認定進步價值一定是更優異的道德觀, 自上而下的審查制度(即偏好使用政府和機構的權威, 來壓制任何被認為會冒犯或不包容的言論), 以及使用武力來推翻既有社會制度的動機.

而什麼國昌老師就不在話下了….

黃國昌還真是不知道從哪裡跑出來的收割精,整個運動發起者不是他,卻獲得了最多的光環,還成為時代力量的黨主席,儘管發起人根本沒有他,而那群善良不愛權的發起人就這樣眼睜睜看著一個新生的政黨成為他個人的工具

日後他的各種所作所為,你會很懷疑他真得很關心那些議題嗎?其實他關心的只是自己

「那些支持使用武力推翻現有權力結構或對付支持保守價值觀的對手的人, 更可能表現出權力慾, 傲慢, 掌控欲, 易怒, 不切實際的幻想, 需要他人追捧等等行為. 而這種左翼威權思想與利他主義沒有關係. 激進的社運可能給這些人提供展示自己優越感的舞台, 讓他們得以取得社會地位, 支配他人, 參與社會衝突以滿足其追求刺激感的需求」

「搞社運的要小心這些被這些內部敵人把你整個活動劫持走」

他在乎的只是成為鎂光燈的焦點,至於社會進步之類的,在自戀人格障礙的患者,還從來不是關心的焦點,那些議題可能只是他搭建的舞台,只是為了要受到注目

People With Narcissistic, Psychopathic Tendencies More Likely To Support Left-Wing Views, New Research Finds | TIMCAST

「比方說, 一個左翼專制主義者可能會宣稱任何反對自己”進步價值觀”的人都是老古董, 並努力壓制言論自由以阻止教育機構中右派保守思想的傳播. 他們甚至贊同使用暴力以達成自己的政治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