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匡(1935年5月30日-2022年7月3日)

衛斯理水彩繪本封面全集

永遠都記得小時候,第一次讓我進入想像世界的《玩具》這本書

作者名字當時聽起來感覺挺特別:倪匡,之後我意猶未盡地把他其他的作品給好好看了一輪,從小學到國中,那個青春年代,對什麼都躍躍欲試的年代,他的書帶領我進入的那個世界是很迷人的。那時小小的我就在想,長大一點就能夠跟衛斯理一樣去冒險!之所以我還是對世界有著好奇心,想要到處去走一走,或許跟這個觸媒有關吧

不過後來也就不太看了,高中還有同學看黃易,但是那時我也不看了,可能跟我漸漸長大失去了想像力以致,這個世界的輪廓不像小時候那麼模糊,那時我可以跟著小說家的筆下四處遨遊並且摸索它的樣子,但是不知不覺中,不只是倪匡,我變得很難浸淫文字神遊其中了

或許也跟圖書館老是借不到有關,現在的書架好像找不太到了
如果有年輕一輩聽過看過,我會倍感驚奇

長大後才知道的是,倪匡本人相當反共,這跟他個人的生命經驗有關,倪匡曾經幻想信仰過共產黨,但是歷經了幻滅,從此反共到底。共產黨在鼓動革命夢想的時候,使用的言語很動聽,但是掌權時的殺戮冷血,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日本的赤軍旅、西班牙內戰的左派國際軍都有類似的事情

我想李登輝也能夠了解

倪匡從內蒙古逃離到香港的經過,本身就是一場絕大的冒險,要說二十出頭的年紀,那麼大距離的移動,近乎九死一生的經過,我想生活在安全溫室的我們當中許多人,都不太可能經歷過。因為有這段經歷,也因此才能夠誕生衛斯理這號人物的各種冒險吧

小時候隱約的從他的書中,看到對權力者的批判,人性總是愚昧貪婪,災禍即便近在眉睫,但是人性的關係,還是逃不過。原來都跟個人的生命歷程有莫大的關係,如果不是逃港,不會有這麼些想法吧

對比的是另一位以香港為據點的才子金庸,金庸的作品中對於「朝廷」很是睥睨,英雄豪傑笑傲江湖兩忘煙雨中

但是在現實中,也許是出於民族情感,或者是個人對名的渴望。金庸日後跟共產黨的關係改善了,金庸出任浙大人文學院院長的職務,後來看可以說是人生最大的一個敗筆

一個大城市,即使是在世界經濟上有著重要地位的大城市,一樣可以遭到同樣的命運。不必摧毀這個大城市的建築物,不必殺害這個大城市中的任何一個居民,甚至在表面上看來,這個大城市和以前完全一樣,但是只要令這個大城市原來的優點消失,就可以令這個大城市毀滅、死亡。而這樣做,可以只出自幾個人愚蠢的言語和行動。僅僅只是幾個人狂悖無知的決定,就可以令得一個大城市徹底被毀,它可以仍然存在地圖上,但只是一具軀殼,不再是有生命的一座城市。

那是一個香港以彈丸之地,卻有無比影響力的時代,當兩岸政治掛帥相互對峙之時,憑藉著自由、言論自由,香港在文藝創作上的百花齊放,影響了一代的人,讓包括我在內的一代人的青春添增了許多忘也忘不了的色彩

而那樣的香港已經不在了,正如倪匡多年前寫過的文字一樣

畢生反共 倪匡:共產黨本質不會變 | 文化 | 中央社 CNA